首页
> 国际学术成果 > 外国人在金华
 

抗战老兵:他们的人生是历史更是传奇

发布时间: 2021-06-04 09:29 来源: 金华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   浏览次数:   

每一位抗战老兵都满怀激情,他们的人生,是历史,更是传奇。

如今,金华尚在的抗战老兵大多超过90岁高龄,可是,当他们谈起当年战斗史,依然心潮澎湃。

他们的故事太多太多。每一位老兵,都值得我们铭记。

王卓凡:只要组织需要,就义无反顾

王卓凡出生于1921年,如今已百岁高龄。

记者在金华康复医院见到王卓凡时,他正在活动室阅读挂在墙上的入党誓词、党员权利、党员义务。“王老每天都会来这里,读完以后还会在本子上默写。”医院工作人员说,王卓凡总会给晚辈讲述当年的故事,每一次听着都心潮澎湃。

王卓凡原籍山东临朐,1944年9月加入八路军领导的抗日地方武装。“在那之前,老家经过军阀割据、日军入侵等,老百姓没有一天好日子。”王卓凡记得,很多老百姓为了活命逃难到东北,他家卖掉毛驴和小牛,依然很难填饱肚子。

八路军的到来,让王卓凡看到希望。“八路军纪律严明,还会帮老百姓耕田、挑水、种地。”这些,王卓凡都看在眼里,心中感到温暖。加入八路军领导的地方武装后,因为有些文化基础,王卓凡被安排在临朐县大关区政府担任文书,之后担任副区长、鲁中南三专署秘书、华东党校大队参谋等职。此外,王卓凡还参与组织当地支前大队,负责为前线部队运送粮食和弹药。王卓凡说,他还参与过淮海战役的后勤支援工作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南方需要大批人才,中央要求山东抽调8000名干部支援浙江。听到消息后,王卓凡立即报了名。到浙江后,王卓凡被分派到义乌,成为首任义乌县公安局局长。

“那时候,义乌部分地区还有土匪,剿匪成为首要任务。一些土匪的装备甚至比公安人员还要好,剿匪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。”王卓凡说,义乌西部一处山上曾有一伙百余人的土匪,剿匪时还牺牲了一位公安人员。

1950年,王卓凡又任金华专署公安处秘书科科长、治安科科长、副处长等职,继续为社会维稳服务。之后,他还担任过石门农场综合厂厂长,浙江汤溪齿轮机床厂党委副书记、书记等职,1983年12月离休。

孔宪德: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都曾参与

孔宪德也是山东临朐人,年纪比王卓凡小,但入伍时间比他早几个月。1944年2月入伍,7月入党。“吃过糠,打过仗,扛过枪,负过伤,渡过江”是他战争生涯的写照。

“临朐在抗战初期有38万人口,抗战胜利后只剩8万。”孔宪德说,那时候草根树皮都被挖得干干净净,家里有6口人饿死。为了活下去,他和同村70多名青壮年加入八路军,他被分配到沂山地区八路军鲁中区第3军分区12团2营5连。那年,他16岁。

因为年纪小,连队给孔宪德发了一支短的骑步枪、10发子弹、4枚手榴弹。参军不久,他便参与沂水县境内的葛庄伏击战。“在那次战役中,我军歼灭鬼子一个大队,俘获31名伪军。”说到这事,孔宪德一脸自豪。

孔宪德清楚地记得,当时在葛庄的日伪军加起来有4000多人,而八路军人数只有三分之一。“敌人攻势很猛,幸好我们早有准备,把敌人引进了事先设置好的埋伏圈。”孔宪德说,八路军从东西北三面同时向敌人开火,打得敌人东奔西窜。

葛庄战役结束后,孔宪德又参加了沂水县境内攻打吴家洼村据点的战斗。他一口气投了十几枚手榴弹,炸死10多个鬼子。

“难忘的还有杏山子战斗,最终全连只剩20多人。”说起这事,孔宪德显得有些失落,连声音都低沉了下去。

“为了摧毁鬼子的侦察据点,战友们抱着炸药包,上去一个,倒下一个;倒下一个,再补一个,没有人退缩,也没有人犹豫。”孔宪德曾向排长主动要求送炸药包,排长觉得他年纪小就没有同意,最后副排长带着后续梯队沿村庄和杏山子狭窄地带攻击才成功。

抗战结束,孔宪德所在连队接受了一项特殊任务——遣送日军战俘及其家属回国。10天时间里,他们安全遣送约3万名日军战俘及家属。

解放战争时期,孔宪德还参加了莱芜战役、孟良崮战役等大小战役。

“孟良崮战役,是我这一生中印象最深刻的战役。”孔宪德说,孟良崮战役全歼国民党“五大主力之首”的国民党整编第七十四师,一举扭转了华东战局。

孔宪德记得,当时敌人占据制高点,装备精良,火力很猛。“我们整个连队所有战士左手拿着枪,右手拿着手榴弹,一起往上冲,牺牲了一大半人。”在那次战役中,孔宪德右小腿中枪,被打断了骨头,从此落下残疾。那年,他才20岁。

之后,他只能告别战场,转到当地兵站工作。1949年随军南下到浦江。在浦江期间,先后担任区委书记、部长、县委常委,1958年调离浦江县,赴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习两年。党校毕业后,调常山县委工作,1970年调金华地委机关工作。

孔宪德常说:“权力不是常青树,它会随着年轮流逝,而为老百姓所做的功绩,则珍藏在人民心中,永远不会被遗忘。”

陈宏品:一心向党,知足常乐

今年105岁的陈宏品精神矍铄,两眼炯炯有神。

“我这一生打过鬼子、除过汉奸、斗过地主、当过干部,活得特别充实。”陈宏品说,他觉得最幸福的就是现在,看着国家越来越强大,人民的生活越过越幸福。

陈宏品原籍江苏滨海。1942年,陈宏品在苏北阜东县潘荡区小条淮乡任副乡长兼粮管员,当年加入抗日游击队,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“那时候,日本鬼子经常出来扫荡村庄,我就动员地方上的年轻人参军,加入游击队。我们没有枪支弹药,就连大刀长矛都是自己做的,和鬼子的装备相差很大。”有时候,陈宏品也会和游击队员一起主动出击,带着仅有的几枚手榴弹去炸敌人的据点。为了把握时机,他们会提前摸清敌人探照灯的照明时间,然后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同时投掷手榴弹,让敌人防不胜防。

就这样,他们常年周旋于敌人身边,以退为进,神出鬼没。陈宏品说,他还曾亲手打死过一个日本鬼子。

解放战争时期,陈宏品调入盐城军分区,作为后援部队参加过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。“这两场战役打得很快,根本没有用到我们后援部队。”陈宏品说,虽然没能上前线,但是解放的消息传到他耳中的那一刻,整个人都开心地跳了起来。

新中国成立后,陈宏品先后担任苏北阜东县新建上海队一大队队长、副政治教导员和政治教导员。之后,他又先后担任苏北军区教导员一○三队、一队政治指导员和第十五步兵学校一大队、三队政治指导员以及解放军高炮五二八团二营政治教导员。

1953年,陈宏品调任浙江省军区干部文化学校四队政治教导员。1954年12月担任浙江省军区淳安县兵役局和人武部副政委。1961年10月任常山县人武部第二政委。陈宏品的一生,始终与部队相连。1982年离休。

采访中,陈宏品谈得最多的是年轻人。“国家振兴需要年轻人,需要年轻人的力量。”陈宏品殷切嘱托吾辈青年,积极为国家建设提出青年方案,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和奉献。 (记者 季俊磊 文/摄 )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